切换到宽版
  • 394阅读
  • 0回复

几年轮岗和深造培训之后升任客房部经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jssd
 

1茶足饭饱,司念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头栽进自己房间那张温暖的大床上,好舒服,“念念差不多能走了,”身上系着格子围裙还没来得及脱下的陈女士,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来:“再不出发时间得多晚了,”“妈……”司念将手背轻掩在眼前,带着陈女士一向颇有意见的懒散语调:“我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我想跟亲爱的妈妈一起睡,我……”话音未落,司念的手臂就已经被温柔不过三句的陈女士抓住,连带着将她整个人拖了起来,一边从衣架上取下司念的大衣丢在她身上,一边招呼着客厅里看新闻的司念爸,赶紧将厨房里准备好的腊肉香肠装进袋子里拎出来,接着半强迫地拖拽司念起了身往门口去,“妈妈妈,我自己走,我走还不行嘛,”司念还企图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妈你真的不再挽留一下我了吗,我很闲的,我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留下来陪你……”声音被切断在关上的门外,陈女士最后的叮嘱从门缝里飘出来——“都成了家的人了还这么不着四六的,赶紧回家去,小陆挺久没来了,有空一起回来吃饭,路上注意安全,快走,”司念和身侧一边一袋的腊肉香肠面面相觑,
留宿计划失败,司念颓然地拎着袋子踩着楼梯往下走,感觉脚步沉重得像灌了铅,她是真的不想回家,如果,那真的算一个家的话,灿景花园是市一二的高档小区,司念住在某一栋的6层,是顶层,房子面积很大,带了一个极为精致的阁楼,装修风格是她很爱的北欧风,为了不显得色调过于冷硬,她又吭哧吭哧地采购了各种暖色的元素,暖色的沙发、摇椅、各种可爱的靠垫,稀奇古怪造型的小玩意儿……总之,她把这个地方布置成了她理想中的样子,她所谓的幸福感全都贯穿其中,车上了高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车流量仍然很多,等红灯的间隙,司念降下了点车窗,外面的冷空气沿着缝隙蜂拥而入,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往常三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她愣是晃悠了将近五十分钟才将车开进了小区,从车上下来,拎着沉重的袋子,抬眼去看6层的窗户,
什么也看不清,半个月了,她每天踩着晨光一个人出门,踏着夜色一个人回来,两层楼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上上下下,连个其他的活物都没有,不如养只猫,无聊的时候还能给它刷刷毛洗洗澡,抱在怀里撸一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可是有人猫毛过敏,到时候又打喷嚏出红疹……算了,想他干什么,带着纠结成毛线团的思绪按了密码锁,吃力地将手上的袋子放到玄关的柜子上,司念伸手去摸墙壁上的开关,灯光亮起的刹那,她看到了不远处沙发上黑色的一团,若不是脚边的行李箱昭示着有人已经外出归来的信号,她喉咙里的那声尖叫应该会将这个点已经熟睡的邻居迅速唤醒,陆凛姿态放松地倚靠在沙发上,一边的胳膊弯曲着遮盖着眼睛,脖颈下面是司念买来时被无比嫌弃的胡萝卜抱枕,他身上穿着的是司念之前逛街时一眼相中的灰色衬衣,领带已经被扯得松松垮垮,身上盖着他离开家时的那件黑色大衣,一个月没见,好像瘦了点,司念换了拖鞋,放轻脚步走过去,经过摇椅时顺手拿起搭在椅背上厚厚的法拉绒毛毯,两个人之间隔着一个茶几,古铜色做旧的镂空设计,顶上是磨砂的玻璃桌面,记得当时陆凛一心想要寻找原木的茶几,司念却一眼看中了它,陆凛虽有些微词倒还是爽快地付了款,
那张茶几上散乱着几张布满黑色印刷字体的4纸,顶上加粗加大的几个字不需要仔细辨认就能一目了然,离婚协议书,“回来了,”沙发上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声音还带着些刚醒来的暗哑,鼻音很重,司念猜想他或许是因为这两日急降的气温感冒了,毕竟只要遇到骤变的天气,他几乎没有一次幸免,但此刻,显然不是聊这个的时候,陆凛掀开身上披着的衣服坐起身来,两人之间是短暂的沉默,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仿佛一道鸿沟横亘在他们之间,界限分明,此刻他们已经没办法绕过去,在陆凛轻咳了两声试图说什么的时候,司念先开了口,“既然你已经看到了,”司念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陆凛,我们离婚吧,”2这段婚姻,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她和陆凛结婚快满三年,冷战的时间就差不多占了一半,剩下一半是局部热战和假装恩爱,司念的闺蜜唐雪在她结婚的时候充当了伴娘,这位常年在国外奔波的女人在得知司念要“闪婚”的消息时,立刻从欧洲闪现回国,一肚子的诸如“你们才接触多久啊就结婚真的靠谱吗”,“那个陆什么的是个什么角色啊我都没把把关”等等的忧虑在真正接触到陆凛之后全部化作了一触即破的肥皂泡,取而代之的是——“司念啊司念,
踩了什么狗屎运啊,”的确,陆凛作为结婚对象来说,条件确实是一等一的好,皮相好个子高,为人低调沉稳,恰到好处的绅士风度既很好地照顾到了别人又不会让人觉得轻浮,他背后还是商界有名的陆家,物质条件就更不用说了,用唐雪的话来说就是:“人家结婚考虑房子车子,你这是直接过去当少奶奶,”司念当时一阵恶寒:“少奶奶……一脚踏回旧社会是么,”陆凛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怎么就偏偏是她了呢,当时的司念以为自己或许就是唐雪形容的灰姑娘,陆凛在乱花迷眼的混乱里看到了她这朵最普通的,也算是另一种程度的独树一帜,后来她知道,无非就是叛逆作怪,司念家世普通,父母都是家附近中学的老师,家境尚可但也算不上富裕,司念在邻市读完大学留在了那儿工作,就职于挺出名的那家五星级酒店,几年轮岗和深造培训之后升任客房部经理,薪水不错,工作因为淡旺季的原因也有忙有闲,总体还算凑合,陆凛一家都是的客户,比较常出现的是陆凛,司念偶尔会在酒店的咖啡厅和天台的餐厅见到他,身边总围绕着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他大多时候神情都很淡漠,公事公办的样子让司念常常会联想到自己不苟言笑的上司,
偶尔也会笑得很亲和,眼角微微弯起来,这时候司念会不由自主地观察起和他在一起的人是怎样的,能让他露出如此放松与惬意的神态,他的女伴很多,司念最初以为陆氏在办的那次年会上,挽着他胳膊的红色长裙漂亮女孩是他的女朋友,谁知不久的一个晚宴上,他身边就换成了另一位香槟色抹胸裙的萌妹子,再后来是……热爱八卦的同事背后偷偷讨论过,陆凛是黄金单身汉,谁要是拿下他后半辈子就不愁了,要钱有钱要貌有貌,司念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关于“女朋友”的疑问,同事不屑一顾地说,女伴而已,就像我们之间一样,纯洁的工作关系,司念和他开始有交集是她开始接手一些与陆氏相关的对接工作的时候,大多是和那位干练且儒雅的助理先生,偶尔会在最终需要他拍板的时候才会因为汇报产生一些对话,直到那一次,天台的餐厅只寥寥满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司念很容易就看到了陆凛和他对面的两位女士,其中一位她见过,是陆凛的母亲陆夫人,还有一位……如果她没认错,应该是省台的新闻主播孟嫣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相亲现,商界精英和美女主播,搭配倒是很不错,司念还来不及将自己八卦的小心思放过去一点,
餐厅就出现了意外,距离陆凛大概几桌开外的位置上,一位女性似乎突发癫痫从餐椅上摔倒在地,不停地抽搐还伴随着口腔白色的分泌物从嘴角流出,司念离得近,赶紧冲了过去,脑子里不停地回忆着之前医务的专业培训,并迅速安排身边的人通知酒店的医疗队伍以及拨打急救电话,司念虽说经过专业培训,但这种情况遇到的实在不多,她努力压下快要冲到嗓子眼的心跳,口中开始碎碎念起急救步骤,先将患者放平,头转向一侧,尽量清理出口中分泌物……医疗小队来的很快,迅速将患者放上担架,楼下急救车已经在等待,队里负责给他们做医疗培训的陈老师经过她时似乎想拍拍司念的手臂,面对她刚才沾上了不少分泌物的状态还是适时收回了手,化为嘴上的一句夸奖:“做得不错,”司念现在还有点喘着粗气,虚弱地笑笑说了句谢谢,餐厅的这骚动很快平息,司念也准备离开去更衣室处理自己的这一身狼狈,在路过陆凛那一桌的位置时,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司念下意识的想法是——千万不能弄脏客人,然而还没等她有挣脱的动作,那个男人已经站起了身,将她拉到身前,手臂虚环住了她的肩膀,“妈,介绍一下,
这是司念,”司念还有点摸不清楚状况愣神的时候,耳边男人居然低低地笑了一声,“我们正在交往,”司念预想到这句话会给她带来麻烦,果不其然,陆夫人虽然优雅端庄,不至于用电视剧里那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整她,但对她的不喜欢倒也是毫不掩饰,之前很少出现在的陆夫人,开始经常来报道,除了吃饭喝咖啡甚至还定了房间不时来住上几日,并状似无意地总是会要求司念的服务,最初司念并没觉得有什么,一是那天晚上那位小陆总给她发了条消息,表达了歉意,话虽然没说得太明白,司念也大概清楚,无非就是拉她出来挡了个枪,搅黄自己不感兴趣的相亲,二是小陆总毕竟是甲方,怎么着还算自己的半个领导,即便拉她去堵枪眼她也并不能说啥,权当为他解了个围,但没人告诉她还有后续的啊,工作上的事她可以忍,可工作之外……那天陆夫人又下榻酒店的时候,司念正好交班,更衣室里换下制服和高跟鞋,一拐进酒店大厅就和进门的陆夫人撞了个正着,一同出现的还有上次那位孟主播,这么直挺挺地遇上,司念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然后就被面前的两位用难以言喻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陆夫人清了清嗓子,
眉心微蹙:“怎么穿成这样,”司念下班约了朋友去一家新开的猫咖撸猫,预想到可能会沾上一身各色猫毛,特意挑了件就算清理不好也不会心疼的衣服,或许看起来是有一些……但……“还有你这头发,乱七八糟,啧……”司念的发髻盘了一天,现在感觉整个头皮都酸痛的很,披头散发才舒服一些,司念了眼不怎么愿意正眼看她的孟嫣然,嗯,整齐有型的卷发,精致的首饰和妆容,剪裁精美的裸色连衣裙,低调简约却充满设计感的细高跟,完美,真的完美,“陆夫人,孟,我这边有点事先离开了,”司念决定不留在这儿给人添堵了,笑眯眯说着结束语:“祝您们在度过愉快的时光,”“如果不是什么着急的事,留下来一起用个晚餐吧,”陆夫人看着她,言语里并不是征询意见而是在告知:“一会儿陆凛就到,”关我什么事啊,话虽这么说,身体上倒很诚实地坐到了顶楼的餐厅里,陆凛看见她的时候也有些微的诧异,然而他很快地调整好了情绪,带着似乎真的是见到另一半的笑容走了过来,
司念也自然的笑笑,心照不宣的飙起了演技,“来啦,”司念表现的尽量自然,“过两天负责陆氏晚宴的主厨今天正好在,你之前不是想见一下吗,要不要……”主厨不主厨的不重要,眼下重要的是她得先跟陆凛单独通个气,比方说建议小陆总最好还是实话实说别装了,以陆夫人对她嫌弃的那个样儿,拿她做挡箭牌似乎并不能对陆夫人起到感情上的安抚反而容易火上浇油,“好,带我见一下,”好在陆凛非常有眼色地看懂了她的暗示,从座位上站起身,单手扣上刚解开的西装纽扣,微微俯身看向对面:“我先处理一下公事,”两人走到那个位置看不见的地方,陆凛往墙边的装饰柱上一靠,环抱双臂微抬下颌:“要说什么,”好一副等待汇报的资本家模样,司念简明扼要地选了些内容进行汇报,具体事情不重要,反正资本家只看结论,结论就是——您母亲特别不喜欢我,因此建议您调整现行策略,这样我的工作也能好受些,——司念心里暗暗地想,“我妈她……很讨厌你,”陆凛看上去似乎并不苦恼,神色中的情绪有些晦暗不明,司念斟酌了一下回答:“确实我跟您之间的差距有点……所以陆夫人她这样也是情有可原,”“行,
我知道了,”“妈,我先承认错误,”两人稍待了刻回了座,陆凛刚一坐下来就语出惊人:“我和司念没在交往,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上次撒谎了,”司念默默地端起旁边的饮料压惊,陆夫人和孟嫣然在对面都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陆夫人很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对这件事发表什么看法,陆凛快而准的堵住了她的话,“我还在追求当中呢,”男人的语气有且故意的轻佻,“妈你老出现在这,司念到时候害怕不答应我了,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儿你负责啊,”……司念的一口饮料差点卡在嗓子眼,高,实在是高,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那餐饭吃的不算愉快,中途陆夫人就以还有事为由和孟嫣然先行离开,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司念只能机械且麻木的往嘴里塞餐厅米其林大厨制作的精美菜肴,“那个……”司念想了想,还是觉得要针对这件事把话说开,“我很感谢您为我解除了工作上的一大忧虑,但您刚才这么说的话……后面要怎么办……”陆凛看上去是饿了,正努力地和餐盘里的牛排作斗争,闻声抬眼看向司念,腮帮那里还鼓鼓的,这一眼让司念觉得特别像唐雪那只一到饭点就装可怜的萨摩耶,“您先吃,
您先吃,”陆凛吃完了饭,姿态优雅的拿餐巾拭了嘴角,双手交叉在身前,摆出了一副要正式交流的样子,司念也不由得坐直了身体,“司有男朋友吗,”“呃……没有,”“司……对不起有些冒昧,司年纪多大了,”“27……”“司对我印象如何,”“还行吧……”怎么感觉有一闪而过的寒光……“挺好的,非常好,”“那司不如考虑下我的追求吧,”桌子上陆凛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瞥了一眼,语速明显地加快:“以结婚为前提,并且我希望可以在明年结婚,”,手机不停震动的消息此刻换成了打进来的电话,陆凛眉心微蹙,伸手拿过手机,动作上已经要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有公事需要处理,如果可以的话,司这周内给我答复可以吗,”“陆总,我……”“司好好考虑,再见,”4考虑的结果自然是答应了,不然后面也不会结婚,司念会答应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她对陆凛,确实是动心的,
但碍于两人之间不得不提的差距,她并没有特地的将这份心思作为什么执念纠结起来,但现在既然陆凛提出来,是不是说明他对自己,起码也是有好感的,对于一段感情的培养,以至于婚姻关系的建立,司念都觉得是可行且必要的条件,所以她心动了,她也想要去试一试,毕竟她动心的最初不是因为那些优秀的客观条件,也不是所谓的陆家唾手可得的优渥的物质生活,她清楚地知道,那个对她产生吸引力让她欣赏的本体,是这个叫做陆凛的人,仅仅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身份,但这话说出去或许是有些可笑的,好像努力地在脸上贴着一张纸写着——“我真的不是为了钱,”所以在婚礼筹备前的一段时间,组里玩的好的同事打趣她嫁给小陆总可算是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她也只是应声附和:“金龟婿我当然不会放过,我也算进了上流社会了,待姐姐混好了也帮你多物色几个别的金龟,”转过走廊就看到了过来接她去试衣服的陆凛,司念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有点想解释她只是开玩笑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可转念一想他以为的又是什么呢,直接拉这句话出来正式解释也很唐突和奇怪,纠结再三,司念只好通过陆凛对她并无任何改变的态度安慰自己他并没有听到,豪门媳妇,和司念想象的差不多,
如坐针毡,最初他们和陆父陆母一起住在城郊的老宅,房子很大,独栋的别墅和偌大的庭院,风景宜人,同住的除了陆凛的父母,还有军队出身看上去颇为严肃的爷爷和慈眉善目的奶奶,司念从小就一直念寄宿制学校,和长辈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自己也独立惯了,陆家又家大业大,有些规矩也是在所难免的,这两相结合起来,就让司念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司念的工作性质又比较特殊,经常需要倒班,老宅距离酒店也真的是非常远,司念就不免出现过早出过晚归的状况,虽然陆凛常常会接送她,陆母嘴上没说什么,眼神已经化作尖刀在无个遇到司念的合朝她嗖嗖的射过来,司念还是胆怯,大多时候选择自己开车或者搭公共交通,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某个难得的只有两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清晨,司念提出了是不是可以出去住的请求,陆凛在市里有几套房子,他们偶尔有事也会就近住在那边,“我们每个周末回来住,你觉得行不行,”陆凛不置可否地喝了口咖啡,反问了她一句:“不喜欢住这边,”“倒也不是……”司念心里默默补了一句:“猜得可真准,
”“搬出去住就没有人像现在这样照顾我们一日三餐各种琐事了哦,我们会比现在累很多,你要想清楚,”确实,老宅这边出去有司机,家里有保姆和阿姨,他们没什么事需要自己操心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司念继续游说:“我是真的觉得有时候太打扰大家了……”“我想一下,”陆凛这一想大半个月都没动静,司念也不好催他,陆夫人却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她想要搬出去的想法,对此非常生气,两个人本来就“积怨已久”,眼看着婆媳之间就要从从冷嘲热讽上升成局部热战,司念想着这下搬出去是无望了,陆凛却想清楚了,他们搬来了这个带着漂亮阁楼的顶层,房子是新定的,陆凛那位干练儒雅的助理先生曾经向她询问过对房子的要求,司念本以为陆凛至少会带她去看上几个,却很快就收到个这个房子的房产证,好在助理先生工作能力十分出色,找的房子完完全全戳在司念的审美点上,司念想着是两个人共同的家,怎么说自己也要出一部分钱,虽然陆凛可能并不在乎她这点,但她自己在乎,最终司念出了大概三成多的房款,煞有介事的当着陆凛的面转到对方的卡里,并隔一分钟问一次收到了没有,直到到账短信终于到来,
全程陆凛都闲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脑,任由她在那边摆弄,司念看上去颇为骄傲的将到账短信举到他的眼前来,他也只是轻笑了一声,似乎充满着不屑一顾,房子有了,司念开始到处搜罗各种可爱的小玩意儿充实这个看上去风格有些冷硬的屋子,这些事繁琐且复杂,她做的时候却一直斗志昂扬,她满心想着的都是,这是她的家,她和陆凛的家,5虽然司念有些迟钝,却也有些意识到她和陆凛似乎和一般的夫妻不太一样,不是说不好,而是……太好了,都说夫妻间最合适的状态就是相敬如宾,司念觉得,她和陆凛之间,把“宾”字换成“冰”似乎更为合适一些,司念倒也没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没有感情基础,仅仅靠彼此的一些好感就走进婚姻,可能确实是要经历这样一个阶段的,言情小说里还有很受欢迎的一种类型叫先婚后爱呢,如果,她没有无意间听到那段交谈的话,陆凛最近犯了胃炎在家休养,司念酒店这边年底活动又多,还要抽时间照顾他,终于陆大少爷看着司念越来越黑的眼圈发了善心,说自己暂时先回老宅那边住,司念长舒一口气,
老宅那边不说饮食起居会比她照顾的更妥贴,有陆夫人这个亲妈在,对宝贝儿子的身体只会比她这个媳妇更上心得多,有个活动比预计的提前结束,司念突然多出了半天的空闲时间,尽管拖着烂泥一般瘫软的身体,她还是决定在晚上的活动开始之前先跑一趟老宅看看陆凛,这一天似乎没什么人在家,她轻手轻脚地上了她和陆凛房间所在的三楼,刚准备推开虚掩的门,便听到了里面的交谈声,她下意识顿住了动作,“你看看你自己的身体弄得,”陆母的口气听上去不太好,“她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你,真不知道你怎么就铁了心要娶她,还有,家里司机、阿姨从小照顾着你长大的,有福你不享,非要搬出去住,赶紧给我搬回来,”卧室里刻的沉默后,司念听见陆凛的声音悠悠的响起,带着轻佻与不屑,“为什么娶她,为什么搬出去,”伴随着一声轻笑,“您不是很清楚吗,您越是不喜欢,我越是喜欢跟您对着干,
”“我倒要看看,您还能怎么控制我,”“哪怕拿你的婚姻做代价,”陆母似乎被气笑了,“那又怎样,”……卧室的门被猛地拉开,陆母看到她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愕然:“你怎么在这儿,”“我,”司念努力地笑笑,“我休息回来看看,呃,我,我酒店还有事儿,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您好好照顾陆凛,我,我下次再来看他,”语无伦次,磕磕巴巴,回家说的像是来医院探病,来不及等陆母作出什么回应就跌跌撞撞离开的样子让人想到四个字——落荒而逃,没有开车,她从老宅出来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打到了出租车,为了避免司机大叔可能开始的闲聊,一上车就开始闭眼假寐,她有点怕自己一说话就憋不住的哽咽出来,那样太丢脸了,陆凛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怎么就偏偏是她了呢,似乎找到答案了,因为她是最不讨陆母喜欢的一个,司念闭着眼,指甲深深地掐进手心的肉里,广州甲醛检测公司1茶足饭饱,司念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头栽进自己房间那张温暖的大床上,好舒服,“念念差不多能走了,”身上系着格子围裙还没来得及脱下的陈女士,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来:“再不出发时间得多晚了,”“妈……”司念将手背轻掩在眼前,带着陈女士一向颇有意见的懒散语调:“我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我想跟亲爱的妈妈一起睡,我……”话音未落,司念的手臂就已经被温柔不过三句的陈女士抓住,连带着将她整个人拖了起来,一边从衣架上取下司念的大衣丢在她身上,一边招呼着客厅里看新闻的司念爸,赶紧将厨房里准备好的腊肉香肠装进袋子里拎出来,接着半强迫地拖拽司念起了身往门口去,“妈妈妈,我自己走,我走还不行嘛,”司念还企图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妈你真的不再挽留一下我了吗,我很闲的,我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留下来陪你……”声音被切断在关上的门外,陈女士最后的叮嘱从门缝里飘出来——“都成了家的人了还这么不着四六的,赶紧回家去,小陆挺久没来了,有空一起回来吃饭,路上注意安全,快走,”司念和身侧一边一袋的腊肉香肠面面相觑,
留宿计划失败,司念颓然地拎着袋子踩着楼梯往下走,感觉脚步沉重得像灌了铅,她是真的不想回家,如果,那真的算一个家的话,灿景花园是市一二的高档小区,司念住在某一栋的6层,是顶层,房子面积很大,带了一个极为精致的阁楼,装修风格是她很爱的北欧风,为了不显得色调过于冷硬,她又吭哧吭哧地采购了各种暖色的元素,暖色的沙发、摇椅、各种可爱的靠垫,稀奇古怪造型的小玩意儿……总之,她把这个地方布置成了她理想中的样子,她所谓的幸福感全都贯穿其中,车上了高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车流量仍然很多,等红灯的间隙,司念降下了点车窗,外面的冷空气沿着缝隙蜂拥而入,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往常三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她愣是晃悠了将近五十分钟才将车开进了小区,从车上下来,拎着沉重的袋子,抬眼去看6层的窗户,
什么也看不清,半个月了,她每天踩着晨光一个人出门,踏着夜色一个人回来,两层楼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上上下下,连个其他的活物都没有,不如养只猫,无聊的时候还能给它刷刷毛洗洗澡,抱在怀里撸一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可是有人猫毛过敏,到时候又打喷嚏出红疹……算了,想他干什么,带着纠结成毛线团的思绪按了密码锁,吃力地将手上的袋子放到玄关的柜子上,司念伸手去摸墙壁上的开关,灯光亮起的刹那,她看到了不远处沙发上黑色的一团,若不是脚边的行李箱昭示着有人已经外出归来的信号,她喉咙里的那声尖叫应该会将这个点已经熟睡的邻居迅速唤醒,陆凛姿态放松地倚靠在沙发上,一边的胳膊弯曲着遮盖着眼睛,脖颈下面是司念买来时被无比嫌弃的胡萝卜抱枕,他身上穿着的是司念之前逛街时一眼相中的灰色衬衣,领带已经被扯得松松垮垮,身上盖着他离开家时的那件黑色大衣,一个月没见,好像瘦了点,司念换了拖鞋,放轻脚步走过去,经过摇椅时顺手拿起搭在椅背上厚厚的法拉绒毛毯,两个人之间隔着一个茶几,古铜色做旧的镂空设计,顶上是磨砂的玻璃桌面,记得当时陆凛一心想要寻找原木的茶几,司念却一眼看中了它,陆凛虽有些微词倒还是爽快地付了款,
那张茶几上散乱着几张布满黑色印刷字体的4纸,顶上加粗加大的几个字不需要仔细辨认就能一目了然,离婚协议书,“回来了,”沙发上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声音还带着些刚醒来的暗哑,鼻音很重,司念猜想他或许是因为这两日急降的气温感冒了,毕竟只要遇到骤变的天气,他几乎没有一次幸免,但此刻,显然不是聊这个的时候,陆凛掀开身上披着的衣服坐起身来,两人之间是短暂的沉默,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仿佛一道鸿沟横亘在他们之间,界限分明,此刻他们已经没办法绕过去,在陆凛轻咳了两声试图说什么的时候,司念先开了口,“既然你已经看到了,”司念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陆凛,我们离婚吧,”2这段婚姻,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她和陆凛结婚快满三年,冷战的时间就差不多占了一半,剩下一半是局部热战和假装恩爱,司念的闺蜜唐雪在她结婚的时候充当了伴娘,这位常年在国外奔波的女人在得知司念要“闪婚”的消息时,立刻从欧洲闪现回国,一肚子的诸如“你们才接触多久啊就结婚真的靠谱吗”,“那个陆什么的是个什么角色啊我都没把把关”等等的忧虑在真正接触到陆凛之后全部化作了一触即破的肥皂泡,取而代之的是——“司念啊司念,
踩了什么狗屎运啊,”的确,陆凛作为结婚对象来说,条件确实是一等一的好,皮相好个子高,为人低调沉稳,恰到好处的绅士风度既很好地照顾到了别人又不会让人觉得轻浮,他背后还是商界有名的陆家,物质条件就更不用说了,用唐雪的话来说就是:“人家结婚考虑房子车子,你这是直接过去当少奶奶,”司念当时一阵恶寒:“少奶奶……一脚踏回旧社会是么,”陆凛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怎么就偏偏是她了呢,当时的司念以为自己或许就是唐雪形容的灰姑娘,陆凛在乱花迷眼的混乱里看到了她这朵最普通的,也算是另一种程度的独树一帜,后来她知道,无非就是叛逆作怪,司念家世普通,父母都是家附近中学的老师,家境尚可但也算不上富裕,司念在邻市读完大学留在了那儿工作,就职于挺出名的那家五星级酒店,几年轮岗和深造培训之后升任客房部经理,薪水不错,工作因为淡旺季的原因也有忙有闲,总体还算凑合,陆凛一家都是的客户,比较常出现的是陆凛,司念偶尔会在酒店的咖啡厅和天台的餐厅见到他,身边总围绕着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他大多时候神情都很淡漠,公事公办的样子让司念常常会联想到自己不苟言笑的上司,
偶尔也会笑得很亲和,眼角微微弯起来,这时候司念会不由自主地观察起和他在一起的人是怎样的,能让他露出如此放松与惬意的神态,他的女伴很多,司念最初以为陆氏在办的那次年会上,挽着他胳膊的红色长裙漂亮女孩是他的女朋友,谁知不久的一个晚宴上,他身边就换成了另一位香槟色抹胸裙的萌妹子,再后来是……热爱八卦的同事背后偷偷讨论过,陆凛是黄金单身汉,谁要是拿下他后半辈子就不愁了,要钱有钱要貌有貌,司念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关于“女朋友”的疑问,同事不屑一顾地说,女伴而已,就像我们之间一样,纯洁的工作关系,司念和他开始有交集是她开始接手一些与陆氏相关的对接工作的时候,大多是和那位干练且儒雅的助理先生,偶尔会在最终需要他拍板的时候才会因为汇报产生一些对话,直到那一次,天台的餐厅只寥寥满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司念很容易就看到了陆凛和他对面的两位女士,其中一位她见过,是陆凛的母亲陆夫人,还有一位……如果她没认错,应该是省台的新闻主播孟嫣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相亲现,商界精英和美女主播,搭配倒是很不错,司念还来不及将自己八卦的小心思放过去一点,
餐厅就出现了意外,距离陆凛大概几桌开外的位置上,一位女性似乎突发癫痫从餐椅上摔倒在地,不停地抽搐还伴随着口腔白色的分泌物从嘴角流出,司念离得近,赶紧冲了过去,脑子里不停地回忆着之前医务的专业培训,并迅速安排身边的人通知酒店的医疗队伍以及拨打急救电话,司念虽说经过专业培训,但这种情况遇到的实在不多,她努力压下快要冲到嗓子眼的心跳,口中开始碎碎念起急救步骤,先将患者放平,头转向一侧,尽量清理出口中分泌物……医疗小队来的很快,迅速将患者放上担架,楼下急救车已经在等待,队里负责给他们做医疗培训的陈老师经过她时似乎想拍拍司念的手臂,面对她刚才沾上了不少分泌物的状态还是适时收回了手,化为嘴上的一句夸奖:“做得不错,”司念现在还有点喘着粗气,虚弱地笑笑说了句谢谢,餐厅的这骚动很快平息,司念也准备离开去更衣室处理自己的这一身狼狈,在路过陆凛那一桌的位置时,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司念下意识的想法是——千万不能弄脏客人,然而还没等她有挣脱的动作,那个男人已经站起了身,将她拉到身前,手臂虚环住了她的肩膀,“妈,介绍一下,
这是司念,”司念还有点摸不清楚状况愣神的时候,耳边男人居然低低地笑了一声,“我们正在交往,”司念预想到这句话会给她带来麻烦,果不其然,陆夫人虽然优雅端庄,不至于用电视剧里那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整她,但对她的不喜欢倒也是毫不掩饰,之前很少出现在的陆夫人,开始经常来报道,除了吃饭喝咖啡甚至还定了房间不时来住上几日,并状似无意地总是会要求司念的服务,最初司念并没觉得有什么,一是那天晚上那位小陆总给她发了条消息,表达了歉意,话虽然没说得太明白,司念也大概清楚,无非就是拉她出来挡了个枪,搅黄自己不感兴趣的相亲,二是小陆总毕竟是甲方,怎么着还算自己的半个领导,即便拉她去堵枪眼她也并不能说啥,权当为他解了个围,但没人告诉她还有后续的啊,工作上的事她可以忍,可工作之外……那天陆夫人又下榻酒店的时候,司念正好交班,更衣室里换下制服和高跟鞋,一拐进酒店大厅就和进门的陆夫人撞了个正着,一同出现的还有上次那位孟主播,这么直挺挺地遇上,司念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然后就被面前的两位用难以言喻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陆夫人清了清嗓子,
眉心微蹙:“怎么穿成这样,”司念下班约了朋友去一家新开的猫咖撸猫,预想到可能会沾上一身各色猫毛,特意挑了件就算清理不好也不会心疼的衣服,或许看起来是有一些……但……“还有你这头发,乱七八糟,啧……”司念的发髻盘了一天,现在感觉整个头皮都酸痛的很,披头散发才舒服一些,司念了眼不怎么愿意正眼看她的孟嫣然,嗯,整齐有型的卷发,精致的首饰和妆容,剪裁精美的裸色连衣裙,低调简约却充满设计感的细高跟,完美,真的完美,“陆夫人,孟,我这边有点事先离开了,”司念决定不留在这儿给人添堵了,笑眯眯说着结束语:“祝您们在度过愉快的时光,”“如果不是什么着急的事,留下来一起用个晚餐吧,”陆夫人看着她,言语里并不是征询意见而是在告知:“一会儿陆凛就到,”关我什么事啊,话虽这么说,身体上倒很诚实地坐到了顶楼的餐厅里,陆凛看见她的时候也有些微的诧异,然而他很快地调整好了情绪,带着似乎真的是见到另一半的笑容走了过来,
司念也自然的笑笑,心照不宣的飙起了演技,“来啦,”司念表现的尽量自然,“过两天负责陆氏晚宴的主厨今天正好在,你之前不是想见一下吗,要不要……”主厨不主厨的不重要,眼下重要的是她得先跟陆凛单独通个气,比方说建议小陆总最好还是实话实说别装了,以陆夫人对她嫌弃的那个样儿,拿她做挡箭牌似乎并不能对陆夫人起到感情上的安抚反而容易火上浇油,“好,带我见一下,”好在陆凛非常有眼色地看懂了她的暗示,从座位上站起身,单手扣上刚解开的西装纽扣,微微俯身看向对面:“我先处理一下公事,”两人走到那个位置看不见的地方,陆凛往墙边的装饰柱上一靠,环抱双臂微抬下颌:“要说什么,”好一副等待汇报的资本家模样,司念简明扼要地选了些内容进行汇报,具体事情不重要,反正资本家只看结论,结论就是——您母亲特别不喜欢我,因此建议您调整现行策略,这样我的工作也能好受些,——司念心里暗暗地想,“我妈她……很讨厌你,”陆凛看上去似乎并不苦恼,神色中的情绪有些晦暗不明,司念斟酌了一下回答:“确实我跟您之间的差距有点……所以陆夫人她这样也是情有可原,”“行,
我知道了,”“妈,我先承认错误,”两人稍待了刻回了座,陆凛刚一坐下来就语出惊人:“我和司念没在交往,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上次撒谎了,”司念默默地端起旁边的饮料压惊,陆夫人和孟嫣然在对面都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陆夫人很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对这件事发表什么看法,陆凛快而准的堵住了她的话,“我还在追求当中呢,”男人的语气有且故意的轻佻,“妈你老出现在这,司念到时候害怕不答应我了,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儿你负责啊,”……司念的一口饮料差点卡在嗓子眼,高,实在是高,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那餐饭吃的不算愉快,中途陆夫人就以还有事为由和孟嫣然先行离开,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司念只能机械且麻木的往嘴里塞餐厅米其林大厨制作的精美菜肴,“那个……”司念想了想,还是觉得要针对这件事把话说开,“我很感谢您为我解除了工作上的一大忧虑,但您刚才这么说的话……后面要怎么办……”陆凛看上去是饿了,正努力地和餐盘里的牛排作斗争,闻声抬眼看向司念,腮帮那里还鼓鼓的,这一眼让司念觉得特别像唐雪那只一到饭点就装可怜的萨摩耶,“您先吃,
您先吃,”陆凛吃完了饭,姿态优雅的拿餐巾拭了嘴角,双手交叉在身前,摆出了一副要正式交流的样子,司念也不由得坐直了身体,“司有男朋友吗,”“呃……没有,”“司……对不起有些冒昧,司年纪多大了,”“27……”“司对我印象如何,”“还行吧……”怎么感觉有一闪而过的寒光……“挺好的,非常好,”“那司不如考虑下我的追求吧,”桌子上陆凛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瞥了一眼,语速明显地加快:“以结婚为前提,并且我希望可以在明年结婚,”,手机不停震动的消息此刻换成了打进来的电话,陆凛眉心微蹙,伸手拿过手机,动作上已经要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有公事需要处理,如果可以的话,司这周内给我答复可以吗,”“陆总,我……”“司好好考虑,再见,”4考虑的结果自然是答应了,不然后面也不会结婚,司念会答应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她对陆凛,确实是动心的,
但碍于两人之间不得不提的差距,她并没有特地的将这份心思作为什么执念纠结起来,但现在既然陆凛提出来,是不是说明他对自己,起码也是有好感的,对于一段感情的培养,以至于婚姻关系的建立,司念都觉得是可行且必要的条件,所以她心动了,她也想要去试一试,毕竟她动心的最初不是因为那些优秀的客观条件,也不是所谓的陆家唾手可得的优渥的物质生活,她清楚地知道,那个对她产生吸引力让她欣赏的本体,是这个叫做陆凛的人,仅仅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身份,但这话说出去或许是有些可笑的,好像努力地在脸上贴着一张纸写着——“我真的不是为了钱,”所以在婚礼筹备前的一段时间,组里玩的好的同事打趣她嫁给小陆总可算是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她也只是应声附和:“金龟婿我当然不会放过,我也算进了上流社会了,待姐姐混好了也帮你多物色几个别的金龟,”转过走廊就看到了过来接她去试衣服的陆凛,司念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有点想解释她只是开玩笑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可转念一想他以为的又是什么呢,直接拉这句话出来正式解释也很唐突和奇怪,纠结再三,司念只好通过陆凛对她并无任何改变的态度安慰自己他并没有听到,豪门媳妇,和司念想象的差不多,
如坐针毡,最初他们和陆父陆母一起住在城郊的老宅,房子很大,独栋的别墅和偌大的庭院,风景宜人,同住的除了陆凛的父母,还有军队出身看上去颇为严肃的爷爷和慈眉善目的奶奶,司念从小就一直念寄宿制学校,和长辈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自己也独立惯了,陆家又家大业大,有些规矩也是在所难免的,这两相结合起来,就让司念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司念的工作性质又比较特殊,经常需要倒班,老宅距离酒店也真的是非常远,司念就不免出现过早出过晚归的状况,虽然陆凛常常会接送她,陆母嘴上没说什么,眼神已经化作尖刀在无个遇到司念的合朝她嗖嗖的射过来,司念还是胆怯,大多时候选择自己开车或者搭公共交通,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某个难得的只有两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清晨,司念提出了是不是可以出去住的请求,陆凛在市里有几套房子,他们偶尔有事也会就近住在那边,“我们每个周末回来住,你觉得行不行,”陆凛不置可否地喝了口咖啡,反问了她一句:“不喜欢住这边,”“倒也不是……”司念心里默默补了一句:“猜得可真准,
”“搬出去住就没有人像现在这样照顾我们一日三餐各种琐事了哦,我们会比现在累很多,你要想清楚,”确实,老宅这边出去有司机,家里有保姆和阿姨,他们没什么事需要自己操心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司念继续游说:“我是真的觉得有时候太打扰大家了……”“我想一下,”陆凛这一想大半个月都没动静,司念也不好催他,陆夫人却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她想要搬出去的想法,对此非常生气,两个人本来就“积怨已久”,眼看着婆媳之间就要从从冷嘲热讽上升成局部热战,司念想着这下搬出去是无望了,陆凛却想清楚了,他们搬来了这个带着漂亮阁楼的顶层,房子是新定的,陆凛那位干练儒雅的助理先生曾经向她询问过对房子的要求,司念本以为陆凛至少会带她去看上几个,却很快就收到个这个房子的房产证,好在助理先生工作能力十分出色,找的房子完完全全戳在司念的审美点上,司念想着是两个人共同的家,怎么说自己也要出一部分钱,虽然陆凛可能并不在乎她这点,但她自己在乎,最终司念出了大概三成多的房款,煞有介事的当着陆凛的面转到对方的卡里,并隔一分钟问一次收到了没有,直到到账短信终于到来,
全程陆凛都闲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脑,任由她在那边摆弄,司念看上去颇为骄傲的将到账短信举到他的眼前来,他也只是轻笑了一声,似乎充满着不屑一顾,房子有了,司念开始到处搜罗各种可爱的小玩意儿充实这个看上去风格有些冷硬的屋子,这些事繁琐且复杂,她做的时候却一直斗志昂扬,她满心想着的都是,这是她的家,她和陆凛的家,5虽然司念有些迟钝,却也有些意识到她和陆凛似乎和一般的夫妻不太一样,不是说不好,而是……太好了,都说夫妻间最合适的状态就是相敬如宾,司念觉得,她和陆凛之间,把“宾”字换成“冰”似乎更为合适一些,司念倒也没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没有感情基础,仅仅靠彼此的一些好感就走进婚姻,可能确实是要经历这样一个阶段的,言情小说里还有很受欢迎的一种类型叫先婚后爱呢,如果,她没有无意间听到那段交谈的话,陆凛最近犯了胃炎在家休养,司念酒店这边年底活动又多,还要抽时间照顾他,终于陆大少爷看着司念越来越黑的眼圈发了善心,说自己暂时先回老宅那边住,司念长舒一口气,
老宅那边不说饮食起居会比她照顾的更妥贴,有陆夫人这个亲妈在,对宝贝儿子的身体只会比她这个媳妇更上心得多,有个活动比预计的提前结束,司念突然多出了半天的空闲时间,尽管拖着烂泥一般瘫软的身体,她还是决定在晚上的活动开始之前先跑一趟老宅看看陆凛,这一天似乎没什么人在家,她轻手轻脚地上了她和陆凛房间所在的三楼,刚准备推开虚掩的门,便听到了里面的交谈声,她下意识顿住了动作,“你看看你自己的身体弄得,”陆母的口气听上去不太好,“她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你,真不知道你怎么就铁了心要娶她,还有,家里司机、阿姨从小照顾着你长大的,有福你不享,非要搬出去住,赶紧给我搬回来,”卧室里刻的沉默后,司念听见陆凛的声音悠悠的响起,带着轻佻与不屑,“为什么娶她,为什么搬出去,”伴随着一声轻笑,“您不是很清楚吗,您越是不喜欢,我越是喜欢跟您对着干,
”“我倒要看看,您还能怎么控制我,”“哪怕拿你的婚姻做代价,”陆母似乎被气笑了,“那又怎样,”……卧室的门被猛地拉开,陆母看到她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愕然:“你怎么在这儿,”“我,”司念努力地笑笑,“我休息回来看看,呃,我,我酒店还有事儿,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您好好照顾陆凛,我,我下次再来看他,”语无伦次,磕磕巴巴,回家说的像是来医院探病,来不及等陆母作出什么回应就跌跌撞撞离开的样子让人想到四个字——落荒而逃,没有开车,她从老宅出来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打到了出租车,为了避免司机大叔可能开始的闲聊,一上车就开始闭眼假寐,她有点怕自己一说话就憋不住的哽咽出来,那样太丢脸了,陆凛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怎么就偏偏是她了呢,似乎找到答案了,因为她是最不讨陆母喜欢的一个,司念闭着眼,指甲深深地掐进手心的肉里,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