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49阅读
  • 0回复

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问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pjfww
 

关于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早在甲时代就有以大连实德和北京国安为首的几家俱部要另起炉灶,成立职业联盟的事情,不过整个事件以中国足协的全面胜出而结束,而部分俱部投资人还因为各种原因锒铛入狱,最终成立职业联盟一事没有了下文,近年来,随着中国体育各个运动项目管办分离改革方案的逐步实施,成立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赛季的后期,中国足协就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当时的说法是联赛结束之后,职业联盟的事情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事实上,再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后,职业联盟仍然处于筹备阶段,目前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职业联盟主席人员难产,很多俱部高层不愿意出来担任这个职务,如果让中国足协的担任联盟主席,又难免有职业联盟成为中国足协附属品之嫌,说到底,未来的职业联盟到底能有多大的自主权,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尽管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想让赛季的中超联赛由职业联盟来主导,但是如果在责权利三方面双方没有理清关系,恐怕职业联盟的组织结构还是无法正常建立,至于新赛季的中超联赛能否由职业联盟来管理,也就成为一个未知了,按照欧洲职业联赛和韩日联赛的经验,足协不介入职业联赛的管理,
每年只从联赛的收益中收取一定比率的费用,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做法,然而,根据我们国家《体育法的规定,中国足协有权利组织全国性的赛事,并对足球运动员进行注册管理,简而言之,中国足协是中国职业足球的主要承办者,是符合体育法的,如何在国外先进经验和中国足球的实际情况之间,找到一个适合市化的足球管理体制,是中国足球职业化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足协主席陈戌源有非常强烈的改革意愿,通过降薪来降低俱部的运营成本,俱部中性化命名,推动职业联盟管理职业联赛……可以说每一步都看到了中国足球的问题所在,从年开始,中国足球职业化已经整整摸索了27年的时间,如果我们仍然用行政集权的方式来管理市,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水平将会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中国足协对于职业联赛的去管理化是明智的,因为这种行政集权会把大量的权力垄断在了足协自己的手里,同时又缺乏严格的监督制度,在大方向上很容易犯错误,南勇和谢亚龙的案就是前车之鉴广州办公楼除甲醛公司关于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早在甲时代就有以大连实德和北京国安为首的几家俱部要另起炉灶,成立职业联盟的事情,不过整个事件以中国足协的全面胜出而结束,而部分俱部投资人还因为各种原因锒铛入狱,最终成立职业联盟一事没有了下文,近年来,随着中国体育各个运动项目管办分离改革方案的逐步实施,成立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赛季的后期,中国足协就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当时的说法是联赛结束之后,职业联盟的事情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事实上,再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后,职业联盟仍然处于筹备阶段,目前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职业联盟主席人员难产,很多俱部高层不愿意出来担任这个职务,如果让中国足协的担任联盟主席,又难免有职业联盟成为中国足协附属品之嫌,说到底,未来的职业联盟到底能有多大的自主权,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尽管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想让赛季的中超联赛由职业联盟来主导,但是如果在责权利三方面双方没有理清关系,恐怕职业联盟的组织结构还是无法正常建立,至于新赛季的中超联赛能否由职业联盟来管理,也就成为一个未知了,按照欧洲职业联赛和韩日联赛的经验,足协不介入职业联赛的管理,
每年只从联赛的收益中收取一定比率的费用,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做法,然而,根据我们国家《体育法的规定,中国足协有权利组织全国性的赛事,并对足球运动员进行注册管理,简而言之,中国足协是中国职业足球的主要承办者,是符合体育法的,如何在国外先进经验和中国足球的实际情况之间,找到一个适合市化的足球管理体制,是中国足球职业化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足协主席陈戌源有非常强烈的改革意愿,通过降薪来降低俱部的运营成本,俱部中性化命名,推动职业联盟管理职业联赛……可以说每一步都看到了中国足球的问题所在,从年开始,中国足球职业化已经整整摸索了27年的时间,如果我们仍然用行政集权的方式来管理市,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水平将会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中国足协对于职业联赛的去管理化是明智的,因为这种行政集权会把大量的权力垄断在了足协自己的手里,同时又缺乏严格的监督制度,在大方向上很容易犯错误,南勇和谢亚龙的案就是前车之鉴,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