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人生新一站 满满仪式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眼底手术专家


      

      

      
      核心阅读
      
      没有天南海北的毕业旅行,没有依依不舍的合影留念,有开拖拉机巡游母校,有小规模学位授予仪式……今年毕业季,湖北武汉各高校尽力创造条件,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前提下,营造出满满的仪式感,让这个特殊的毕业季充满温暖,不留遗憾。
      
      青春满怀希望,未来梦想可期。一批年轻的身影正在骊歌声中奔向前程。
      
      一名毕业生
      
      惊喜开拖拉机游母校
      
      拖拉机毕业巡游这么“炫酷”的事儿,终于轮到我了!
      
      驾驶现代农业机械装备在校园内巡游,是华中农业大学工学院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毕业生每年的“保留节目”。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向母校汇报学习成果,也展现提高农业科技水平的梦想。
      
      去年此时,我站在路边看两位穿着学士服的师姐在一辆缓慢经过的拖拉机上拉小提琴,好生羡慕。今年发生疫情,原本以为活动会被取消,没想到学院还是克服重重困难为我们组织了巡游。
      
      6月20日一早,同学们就到达了巡游起点——工科实训基地,老师们和我们一起清洗、检修拖拉机,每个班通过抽签的方式选择一台拖拉机进行个性装饰,展现班级风采。上午9点,16台五颜六色的拖拉机列队向学校狮子山广场驶去。
      
      这些拖拉机中,既有目前世界上最先进、智能化程度最高的联合收割机,也有学院自主研发的油菜割晒机。
      
      我站在打头阵的拖拉机上,任凭雨水唰唰地打在脸上;拖拉机的车灯打开,在雨幕中连成一条曲线。我在心里说,这个毕业季,没有遗憾了。
      
      记得入校时,学院有一句欢迎词——“欢迎你们,未来的工程师”。4年里,我不仅学到了作为机械工程师的基本理论知识,更学到了严谨的治学态度。毕业后,我将去另一所高校攻读硕士学位,继续在机械领域深造,奏好农学的“曲”,做好大国的“工”。
      
      讲述人:华中农业大学工学院毕业生任玉菲
      
      一名辅导员
      
      仪式让毕业不留遗憾
      
      晚上8点,我送走了最后一名毕业手续的学生,373名本科毕业生全部离开了学校。过去的半个月,我和学生们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毕业季。
      
      6月1日晚,毕业生返校的申请通过了评估验收,距离第一批本科毕业生返校仅有一周。如何保证同学们返校途中和在校期间的安全、健康,在短时间内完繁杂的毕业手续,如何尽快完成毕业礼物的设计制作……诸多难题待解,我和同事们十分着急。
      
      毕业生登记材料、户口迁移、档案派遣、党团组织关系转接、借书归还……往年,各项毕业手续可以在一个学期内慢慢,今年则只有3天时间。
      
      为了让学生们留出更多时间收拾行李、拍照留念,享受最后的校园时光,也为了避免学生聚集,我和同事们制作了带有指引地图的离校手续单,设计了简便的毕业手续流程,让每个学生在5分钟内即可完成所有手续。
      
      学生少跑腿,我们则要“跑断腿”。毕业生有图书未归还,我会去实验室帮忙取出来还;毕业生需要签订三方协议或者开具材料,我会打印盖章后邮寄给他们;373份毕业生登记表,要提前在网上核对无误,打印、装订、贴照片,学生返校后只需签字即可。这些日常工作“搬”到线上,需要花很长时间。那几天,我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生怕出差错。
      
      同时,我们希望努力营造毕业的仪式感。学期初,我组织成立了毕业活动筹备小组,早早开始举办线上毕业活动,制作毕业视频、毕业纪念册,设计毕业文化衫等。为了解决转运行李的麻烦,我们成立了“E路相伴教师应援团”,号召老师用私家车帮助毕业生托运、寄存行李。
      
      返校的前一天,我们院长文劲宇提议,给每名毕业生都举办一个单独的学位授予仪式,拨穗、合影,让毕业生不留遗憾。事后,不少学生说这是一份特殊的惊喜。
      
      我没想到,最终有超过90%的毕业生自愿返校,甚至有毕业生和家长驱车千余公里回校。他们不辞辛劳,只为了跟母校道一声“再见”。
      
      讲述人:华中科技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辅导员周阳
      
      一位导师
      
      责任为学生做出表率
      
      看着学生李擎宇离开时自信满满的身影,我忽然意识到,孩子们长大了。
      
      李擎宇和郝浩是我带的第一届硕士研究生,今年毕业季,他们的压力很大,我的压力也很大。导师对学生负有责任,得保证学生“出炉”时是合格的。所以,我给他俩以及我指导的3名本科毕业生定下规矩:不能因为疫情而降低毕业论文的水准。
      
      理工科学术指导讲究面对面交流,平时在实验室里,我可以随时查看他们的工作进度,但今年只能在线上交流。我每天在微信群里留言,隔着屏幕催促他们写论文。长期居家隔离,有些学生难免心生浮躁,以应付的心态去做毕业设计。我看着心急,带着他们逐个修改,每个学生的毕业设计都修改了四五遍。
      
      线上答辩需要做演示文稿,对表达的准确性和专业性有较高的要求。有位学生的演示文稿过于花哨,我很严肃地批评了她,做学问也要讲究艺术审美。我和学生们提前两天做了一场模拟答辩,在正式答辩中,学生都获得了优良的成绩。
      
      疫情期间,我更深刻地认识到老师的责任,老师不能只做传授知识的教书匠,更应该尽到“传道”的责任,拿出行动、做出表率。
      
      从3月份起,我开始普及抗疫知识,陆续做了11部科普动画片。开始的几部由我一个人制作,查阅大量资料,一帧帧地剪辑制作,后来,学生们也加入了进来。
      
      毕业生返校前夕,我们学院的57名党员当了一天清洁工,用整整一个上午将109间毕业生宿舍逐一清扫消。李擎宇返校后,说起此事感动不已。学生们明白,老师希望他们在离开学校走向远方时,心怀温暖。
      
      讲述人:中南民族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硕士生导师韩晓乐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30日   12 版)
      
      延伸阅读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